女足欧冠巴萨再拿下一场国家德比,次回合于周三在诺坎普进行

女足欧冠巴萨再拿下一场国家德比,次回合于周三在诺坎普进行

🔥女足欧冠四分之一决赛,巴萨再次拿下一场国家德比,阿莱克西娅梅开二度,皮娜破门。巴萨女足3-1客场逆转战胜皇马,为挺进半决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次回合将于3月30日周三在诺坎普进行!🔵🔴

意天空:米兰领跑争夺战,试图一周内敲定奥里吉

意天空:米兰领跑争夺战,试图一周内敲定奥里吉

直播吧3月22日讯 据意大利天空体育报道,米兰试图在一周内敲定奥里吉。

报道称,奥里吉不会与利物浦续约,而米兰将努力在未来一周的时间内敲定他的交易。实际上,米兰已经在奥里吉的竞争中遥遥领先于其他竞争对手,考虑到伊布和吉鲁的年龄,米兰需要为下赛季签下一名年轻可靠的前锋,而奥里吉是合适的选择。

奥里吉能踢锋线的所有角色,他的速度很快,身体素质很好,擅长担任突前前锋和打对手身后,非常适合皮奥利的战术体系。尽管看上去奥里吉并不是一个高产前锋,但是他总是能在重要比赛或者球队需要的时候打进进球。

(铁甲钢拳)

英超本赛季最快速度榜:吕迪格居首,萨拉赫、特劳雷并列次席

英超本赛季最快速度榜:吕迪格居首,萨拉赫、特劳雷并列次席

直播吧3月22日讯 Opta统计了英超联赛球员本赛季至今的最高跑动速度,并排出榜单,切尔西中卫吕迪格以36.7公里/小时居首。

英超本赛季最高瞬时跑动速度榜单:

吕迪格(切尔西)——36.7公里/小时

萨拉赫(利物浦)——36.6公里/小时

特劳雷(狼队/巴萨)——36.6公里/小时

科纳特(利物浦)——36.2公里/小时

沃特金斯(维拉)——36.1公里/小时

达卡(莱斯特城)——36.1公里/小时

(木子)

WTT多哈赛袁励岑爆冷胜林昀儒 国乒女单八强占五

WTT多哈赛袁励岑爆冷胜林昀儒 国乒女单八强占五

网易体育3月23日报道:

2022年WTT多哈常规挑战赛继续进行,女单国乒有五人打进八强,男单赵子豪袁励岑分别击败丹麦的格罗斯和中国台北天才少年林昀儒,成功会师1/4决赛。男双徐瑛彬/曹巍3-0获胜,半决赛的对手将是世乒赛冠军卡尔森/法尔克。

女单第二轮,范思琦面对瑞典选手伯格斯特罗姆,先输一局后连扳三局3-1逆转,四局比分为9-11、11-7、11-6和11-3。石洵瑶迎战日本选手长崎美柚,连下三局以11-4、11-2和11-7横扫,总比分3-0过关与范思琦会师八强。

齐菲面对中国香港名将李皓晴,打满五局以8-11、11-9、11-6、8-11和11-5。杨蕙菁面对波多黎各的迪亚兹,在两度落后的情况下,实现3-2的逆转,五局比分为8-11、11-8、6-11、11-9和11-6,将与齐菲在1/4决赛展开内战。

张瑞面对奥地利名将波尔卡诺娃,两度领先均被追平,最终通过决胜局还是3-2过关,五局比分为11-8、9-11、11-7、7-11和11-6。1/4决赛,张瑞的对手将是3-1淘汰新加坡老将冯天薇的日本小将张本美和。

男单方面,赵子豪面对丹麦选手格罗斯,直落三局以11-9、11-4和12-10击败对手,总比分3-0过关。袁励岑迎战中国台北天才少年林昀儒,前两局以11-6和11-5胜出,第三局双方胶着至14平后,袁励岑连丢2分以14-16惜败。第四局袁励岑重夺场上主动,以11-9胜出总比分3-1过关。1/4决赛,袁励岑将与赵子豪进行内战。

男双1/4决赛,徐瑛彬/曹巍面对捷克组合波拉尼斯基/斯鲁塞克,发挥出色连赢三局,以11-6、11-8和11-9胜出,总比分3-0打进四强,半决赛,徐瑛彬/曹巍的对手将是世乒赛冠军瑞典组合卡尔森/法尔克。

男子与酒吧女郎一夜情,期间没有做安全措施,随后男子被警方逮捕

男子与酒吧女郎一夜情,期间没有做安全措施,随后男子被警方逮捕

周某在酒吧喝酒的时候认识了女子刘某,借着酒吧内暧昧的氛围,两人开始了热络的聊天,这一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

两人竟然还在同一所初中读过书,这真的就是老乡见老乡了。

在征得女方的同意下,周某将酒醉的刘某带回家中休息。

回到家中之后,同样是在女子的同意下,男子周某将女子周某的衣服换下,很快时间就来到了凌晨三点左右。

不知是因为女子在旁,还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周某的欲望有些强烈以至于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想着和女子刘某发生关系。

女子刘某面对周某的行为,推了一下并说道:“不要碰我,我要睡觉”的拒绝。

周某面对刘某的拒绝行为,停止了自己的行为,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久之后周某又开始了自己的行为。

女子刘某问男子周某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周某说有之后,刘某便没有再反抗,二人发生了第一次关系。

凌晨五点时分,周某可能是欲望还没有发泄完成,便想着第二次与女方发生关系,女子刘某再次询问男方有没有做安全措施?

男子周某说没有之后,女子刘某就说:“没有那就不要碰我了”。

同样是如第一次一样,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第二次关系发生了。

第二天中午两人醒来,女子刘某洗漱后与男子周某聊天、并一起用餐后离开。

事件的转变来了,第三天上午的时候,女子刘某报警称自己被男子周某侵犯了。

最后法院判处周某有期徒刑三年三个月。

这起事件相信大家看得都有些摸不清头脑。

下面这几起真实案件,相信大家看完之后,就会觉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

郑女士在无聊的时候喜欢玩游戏,现在的游戏大家也清楚,很多的都带一定的社交,也就是绑定情侣关系之类的。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郑女士和游戏好友李某慢慢发展成了游戏CP(游戏情侣)。

两人的联系也从游戏里面转变到了现实之中,不久之后,两个干柴烈火的年轻男女便在网络上确定了恋爱关系,并且约定了线下见面。

李某于是到了郑女士就读的学校约见,这个时候两人更多的信息也是慢慢的了解了,李某在郑女士面前包装的身份是家里做些小生意。

在自己家的公司里面做个小管事的,简单的来说就是李某不缺钱而且时间还多。

这样的身份自然也是让郑女士春光灿烂起来,没有想到随便在网上打打游戏,网络恋爱一下就找到这么一个高质量男性。

奔现后的第三天两人就发生了关系,之后的时间里面两人也是谁也离不开谁,但是郑女士偶然间在李某的手机上发现了一条消息。

出于好奇郑女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两人在一起后李某就告诉了郑女士手机密码,其实这里就属于李某的大意了。

要不然,郑女士也不会这么快的就发现李某的身份是伪装的。

李某的手机上都是一些网贷公司的催收信息,短信上面显示的欠款金额和逾期时间都是一清二楚的。

郑女士这个时候也发现了不对劲儿,身为富二代的男友李某怎么会接触这些东西呢?

于是就将发生关系后劳累睡觉的李某叫醒,在郑女士的逼问下,李某一层层的撕开了自己的伪装。

其实李某并非是他口中描述的那样,家中有产业,自己做一个拿钱不工作的小管事,真实的情况是,李某一直没有工作在家啃老而已。

而李某的父母也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家庭根本没有那么多的钱来让李某在游戏中大肆的花费。

为了满足虚荣心李某就开始借钱玩游戏买装备之类的,听到这里的时候,郑女士整个人都懵掉了。

原来亲亲爱爱的富二代男友只是一个冒牌货,这不就是白白的被人玩弄了吗?

越想越气的郑女士选择了到派出所报警,郑女士认为自己是被小李欺骗才和他发生关系的,李某的行为属于欺骗侵犯。

警方接到报警后,将两人带回了警局询问,经过一系列的调查、取证工作,警方认定李某的行为不构成强奸罪将其释放。

这起事件则是一起纯纯的让人觉得奇葩至极的事件。

女子徐某打电话给派出所称自己被侵犯了,这样的事情自然是属于恶性事件的,警方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到了现场并根据女子徐某的自述抓捕了嫌疑人。

但是,就在后续的询问中,警方发现事情并不是女子徐某所叙述的那样。

原来李某确实是和徐某发生了关系,但是并不是侵犯,而是自愿的。

只不过,女子徐某是有一个男友的,徐某和李某则是属于出轨的关系,这样的关系被徐某的男友发现之后,便提出了分手。

徐某为了挽回男友,于是就想出了这个办法。

最终,刘某因为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被行政拘留了。

徐某的行为真是令人瞠目结舌,自己在恋爱期间出轨,是她自己做错了,被男朋友撞破之后,竟然为了甩锅诬陷别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裸模与马赛克

裸模与马赛克

裸模裸了一百年,为什么还要打上马赛克?

文 | 沈嘉禄

疫情变本加厉地作怪,只得宅家当相公。朋友的孩子三年前考进美院,“倒有一大半时间泡在家里,有能耐的同学已能接政府项目了,设计海报和文创。我那个傻瓜儿子却将日本画家视作偶像,还频频向日本杂志投稿,碰鼻头不知道转弯,你不在那个圈子,人家会带你玩吗。再过一年毕业,能不能找到工作就看他的造化了”。

朋友儿子当年进的是油画系,怎么混进漫画圈了?朋友叹了口气,一言难尽。油画要写生啊,这年头你在外面见过有谁带着画箱写生的?还有素描,这是基本功啊,考试时画的是石膏像,进校后就要画人体了。他们那个学校不画人体已经很久啦。据说是专职女模特越来越难找,签了约的也跑光了,价格谈不拢并非唯一原因。现在这个世道脱件衣服不难,难的让她安安静静三四小时。

我也听说有些学校里的男生“劈硬柴”从社会上请来女孩子做模特,偷偷地在寝室里画,被学校发现,一次警告,两次开除。在租住房里画呢,灯光、背景、空间都成问题,如果被邻居大妈窥破,也会惹上麻烦。

有个别同学突围成功,比如有女生自己对着镜子画人体,传到网上显摆,男生看了惊呼:美得就像维纳斯一样!男生自己画自己有没有我不知道。有些学校里给资深教授建工作室,他是带研究生的。得知老师要画人体,弟子们就带着咖啡、蛋糕去蹭模特,皆大欢喜。其实本科阶段画人体更有必要。

考虑到“现实场景”,我觉得像罗丹与卡米尔这样的事情现在也见怪不怪了,可怕的是埃贡·席勒与汉斯姐妹的剧情在“中国的克鲁姆洛夫”重演。四川美院的院长庞茂琨为学生示范画个人体,被网民骂成“耍流氓”,这事就发生在2019年。

庞茂琨十多年前来上海美术馆办过个展,写实能力堪称世界第一。有这样的大咖示范,那是大红包砸到你头上。

2010年,为纪念陈逸飞去世五周年,六七个油画家在沪西一间由厂房改建的工作室里画人体,那个女模特就是“非专业”的。陈丹青也来了,我还跟绘画时的他合了影。那时候网络上的裸体美女油画,不论是古典还是现代,“要紧之处”都还不会打上马赛克。

最近有一本书挺火的:《四十年艺坛回忆录》,作者是著名漫画家丁悚,这本书我看了两遍意犹未尽,许多故事都是第一次知道,大开眼界。新旧交替的那个时代,丁悚这一代知识分子刚从封建帝制及文化桎梏中解脱出来,正是他们言行举止所流露出来的舒张和奔放,激进和乖张,令今天的后辈低迴不已。

刘海粟创建上海美专时,丁悚是第一任教务长,在西学东渐的背景下,美术学校请一位女模特应为题中应有之事。

但民国初年保守势力还很强大,张园的美专画展中一出现裸体画,就引起舆论哗然,刘海粟被人骂作“三大妖孽”,孙传芳还扬言要抓他。回忆录澄清了一段历史:开学之初刘海粟请来的第一位女模特并非外界传说的四马路青楼女子,而是他姐姐身边一个唤作“来安”的丫头,穿了随身服装勇敢出场,全裸则由刘海粟家中一名唤作“阿宝”的“粗做大姐”为始。第一个男性模特是美专的茶房,“先从半裸入手,渐达全裸”,以后则向外界征求,“初以荐头店为目标,继各界具有,而作模特儿的本人,也就视为正常职业之一……”。

如今网络世界,不雅图像层出不穷,围观者甚是热闹。但裸模裸了一百年,为什么还要打上马赛克?

东航客机高空坠毁,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

9分钟被打断23次!秦刚:不要天真了!

贺龙元帅:“三大球搞不上去,我死不瞑目!”

版权说明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